一個直屬政府機構且曾培養出奧運冠軍的體操名校,校長、副校長兩人竟同時涉嫌猥褻學校女體操運動員,而這些女運動員還是未成年的孩童,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事件曝光後,引發了輿論軒然大波。
  ■事件
  正副校長雙雙猥褻女童
  19日,記者來到了位於湖南省體育局對面長沙市東方廣場的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在大門緊閉的體育館內,幾個十多歲的女孩在進行器械訓練。
  這所位於鬧市的學校里,近來被曝前校長和一副校長因猥褻多名年幼女學員,於2013年11月分別被當地警方刑事拘留。
  記者通過湖南省體育局及相關政法機構得知:去年10月,長沙市開福區公安分局接到群眾舉報,稱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校長劉某強和副校長曾某涉嫌猥褻女童;11月1日,長沙市開福區公安局民警將劉和曾帶走,調查其涉嫌猥褻女童案;11月29日公安機關將案件移送開福區人民檢察院提請逮捕二人;12月6日,檢察機關以涉嫌猥褻兒童罪將劉某強和曾某批捕。
  湖南省體育局有關人士介紹,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1985年成立,為其直屬單位,面向全省招生。這所學校先後向國家體操隊、蹦床隊、藝體隊輸送了劉璇、李小鵬等多名著名運動員,有“奧運冠軍搖籃”之譽。
  ■進展
  案件退回警方補充偵查
  有媒體報道,長沙市開福區檢察院工作人員稱,1月27日,劉某強及曾某以猥褻罪被移送至檢察院起訴,但因證據不足,已經在本月初退回公安部門繼續搜證,目前尚無新進展。
  昨天下午,京華時報記者致電開福區檢察院,一名辦公室工作人員向記者證實,劉某強及曾某猥褻幼女案件確因證據不足,已被退回至公安部門補充偵查,該工作人員表示不便透露詳情。
  偵辦此案的長沙市開福區公安分局,沒有對此事進行回應。“涉及未成年人,而且社會影響也不好,不會向外界公佈。”開福區公安分局政工科工作人員羅立表示。
  ■調查
  看似挺老實竟乾出這種事
  湖南省體育局一位不願具名人士告訴記者:“我們平常看到劉和曾,感覺他們的話不多,人蠻老實的,想不到會幹出這種事。”
  “曾某今年52歲,調到省體操學校的時間不長。”湖南省體操運動管理中心工作人員劉衛民說。
  附近住戶回憶,體操學校原副校長曾某就住在體育局背後的宿舍樓。
  另據湖南省體操運動管理中心方面介紹,曾某的父親也曾經在體育界工作。
  鄰居稱,曾某平時話不多,但為人謙和。“人看著挺老實,實在沒辦法和這事兒扯上關係。”
  在宿舍樓,多位鄰居向記者證實,曾某確已因性侵被警方帶走,“他妻子應該還住在這裡,但很久沒有見到了。”鄰居說,“畢竟出了這麼大的醜事。他孩子還在國外留學。”
  涉事的另一人劉某強,根據資料顯示曾任湖南省株洲市體操運動學校校長。2010年2月8日,劉被調往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任校長。株洲市政府官方網站還對劉某強的任免進行了公示。
  資料顯示,劉某強今年48歲,體操教練出身。“沒有孩子。一直是業界骨幹。”株洲市體操學校教師說。株洲市體操運動學校在劉某強的治理下成績不俗,曾獲評“湖南省業餘訓練先進個人”。
  記者調查發現,從2012年至案發,劉某強涉嫌對6名女童進行多次猥褻。
  “校長褻童”成了禁忌話題
  19日,記者趕赴相關涉事單位展開調查。走訪期間,所接觸到的很多教師、學生、官員對此事三緘其口,似有“顧忌”;面對紛至沓來的媒體記者,“有關部門”也似乎避之唯恐不及。
  在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訓練館旁邊的一棟教學樓2樓教室里,十多個小運動員正在自習。一位來自湖南懷化的10歲女體操運動員告訴記者:“學校里,練習體操的女運動員年齡為9至12歲。我們已經有好久沒有見過劉校長和曾校長。”
  記者在體育館旁邊的一棟2層的宿舍樓外看到,窗臺上晾著幾雙運動鞋,屋內有幾張上下鋪的床,幾張書桌,跟平常的寄宿學校宿舍擺設無異。
  “校長已經換了,現在宿舍沒人。”宿舍區的門衛聽說記者來採訪,立刻關閉了宿舍區的門。在學校里,記者接觸到的一些老師、職工和學生似乎有某種默契,談起“劉校長和曾校長”,“口風”都特別緊。
  “校長褻童”事件曝光後,一些媒體記者紛紛趕來試圖一探究竟。但他們要麼被相關機構“門房”堵在門外,要麼被告知要找的相關人士“不在”。在湖南省體育和輿論“圈子”里,眼下“校長褻童”是個既敏感又禁忌的話題。
  ■專家說法
  封閉訓練被性侵面臨舉證難
  “我們來自省里各個地方,懷化等地比較多。訓練在訓練館,學習在旁邊的教室。宿舍就在訓練館旁邊的宿舍樓。”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一位女體操運動員說。
  記者瞭解到,體操學校的小女生們每天都要接受高強度、封閉式的訓練,見到家長的時間很少。一些受訪女運動員告訴記者,“見到家長的時間說不准,可能一周一次,也可能一個月一次”。
  湖南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高中告訴記者,在封閉式的體育培訓模式下,遠離家長的運動員特別是年幼的青少年運動員在面對性侵、猥褻等犯罪時,自我保護能力特別弱。此外,在封閉管理式體育培訓學校內,女運動員遭遇性侵、猥褻等犯罪時面臨舉證難的問題,在沒有監控和證人的情況下,學生的證言容易形成孤證。訓練期間肢体接觸難以避免,如何判定成為法律層面上的難題。
  ■觀點
  應傳授防範侵害知識
  各方專家普遍認為,這起真相尚未揭曉的事件,再度敲響了未成年人保護的警鐘。不為人所關註的“圈”內小運動員,不應淪入管理和呵護的“盲區”。
  武警總醫院心理學專家史宇認為,對於遭受性侵、猥褻的女童,無論是生理健康還是心理健康都會造成嚴重而深遠的傷害,僅從心理而言,短期會對男性產生恐懼感和不信任感,長遠來看會影響這些女孩的婚戀觀和擇偶觀。“我接觸過幾個遭遇性侵的女孩子,她們不僅不相信男性,還對自己產生了厭惡感,認為自己不乾凈了,從而對生活產生了厭倦情緒。”
  各方專家建議,國家應完善相關法律,依法嚴懲性侵害、猥褻兒童犯罪;教育機構應向學生傳授防範侵害的知識,提高性防範意識;而體育部門則應為青少年運動員以及兒童運動員配備生理老師和生活指導員,積極採取措施防止不法分子將黑手伸向這個特殊人群。
  京華時報記者劉曉旭  (原標題:體操名校正副校長涉嫌猥褻學員)
創作者介紹

防水

jp36jpqqw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